Face To Face 童雁汝南作品展

 

展览时间:2019/3/1—2019/3/31

开幕时间:2019年3月1日14:30

展览地点:武汉美术馆1、2号展厅

出品人   :樊枫

策展人   :高小林

主办单位:武汉美术馆

 

 

 

 


 

 

 

 

 

 

展览前言

文/樊枫

 

   肖像这个话题,在西方现代艺术里的研究已十分深入。伴随着塞尚和毕加索等人的努力,肖像艺术进入现代主义的时期。从弗朗西斯·培根开始,人像就成为现代一个很大的课题,到弗洛伊德、奥尔巴赫、里希特,再到意大利“3C”等,肖像艺术已有非常多的表达方式。童雁汝南选择了一个稳定的结构,他将自己置身于画外,选择固定的41cm×33cm尺寸,固定的正面人像角度,固定的人物与背景关系,在诸多限定性中寻找自由。

   童雁汝南在肖像写生的领域中深挖近二十年,常用“庖丁解牛”来自喻。庖丁通过十九年的挥刀砍牛,使得刀刀入骨缝,他的刀就像是艺术家的笔,刀法精准,而舞刀过程留下的形态是抽象的,是自由的。在他看来,“庖丁解牛”和肖像创作之间存在着某种暗合,都是在精微中见自由,庖丁用最精准的刀法打通最大的自由,这也是“技”和“道”之间的关系。

   因展览需要,童雁汝南年初来到武汉,以武汉文艺界名流为对象创作了十几幅肖像画。正是在通过这面对面的肖像艺术创作,来阐述某种观看的诗学。

   中国有句话叫“格物致知”,强调要不断地回望你正在研究的对象,正在观看的对象。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艺术家既能从观者的角度进行猜测、追问、回答,也能从旁观者的角度观察、琢磨与体会创作过程中的“暗流”涌动。从观者的角度,艺术家注意体味对象的动作与表情,将其倾注于笔触之间,在画作中还原情境、表现模特情绪变化和心理运动过程的认知语言。从旁观者的角度,记录了当时双方各自特有的姿态,睁大眼睛注视对方,无声画面记录的双方情感流动与心灵互通,创造出无声胜有声的画境。

   这个观看过程便是客观物象转化为主观心象的过程。客观物象经过绘画主体的直觉后,形成主观映像,再由绘画主体的个体差异性感悟形成心象。放在中国画领域就是“写意精神”,也可以说是齐白石的“不似则欺世,太似则媚俗,妙在似与不似之间。”“象”是客观存在的,对于“似与不似之间”的“妙”就得由心来把握了。

   摄影术发明以来,“绘画已死”的问题不绝于耳,更不用说肖像写生绘画。当肖似的问题已不再是肖像绘画的主要问题,当逼真再现已不再是肖像绘画追求的主要目标时,肖像画该走向何方?“肖像创作”这种朴素而久远的艺术行为,在当下语境中又有何可能性和价值?此次展览精选的固定尺寸、固定人像状态、固定的人物与背景关系的百余件肖像作品,也许能引发我们思考。希望这百余张肖像画不仅能创造一些可见事物,也能捎带一些不可见的事物,陪伴着它走向不可预知的终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