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人类文明——卢禹舜作品展(武汉)

 

展览时间:2018年10月19日—11月18日

开幕时间:2018年10月24日15:30

展览地点:武汉美术馆4、5、6、7号厅

卢禹舜先生的绘画以意象方式表达哲学意蕴,运用中国美学并兼容西方绘画的元素,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和表现形式。这次展出的150幅域外写生作品,是卢禹舜先生以一个中国人的视角和心灵观照欧洲,亚洲人文风光,充满了诗意的浪漫情怀,温润而意象湍飞。充分表现了画家对东西方文化并视觉艺术的体悟及高超的艺术表现力,并以情感外泻的方式,使域外景色充满了东方诗意和温情脉脉的基调。

 

 

 

 

 

《图像植入:水墨画当代性的一种新方式 —— 卢禹舜水墨画创作新路径初探(节选)》

 

宋文翔

 

    上世纪80年代初以来,卢禹舜凭借“静观八荒”“精神家园”“天地大美”“彼岸理想”“河山锦绣”“乾坤大义”等一系列作品,以山水、宇宙和生命作为创作母体,形成了多层次、多视角、多场域的开发式绘画格局风貌。他立足于传统中国画的审美情趣,打破时空的界限,以意象的叠加组合与写实技巧相结合的方式,重点发挥了中国画笔墨氲氤、神秘浪漫的诗性特质,大胆运用大面积色块的晕染和对比关系,营造出心理时空与历史时空交互映射下的情感基调,在画面之中渗透着引人深思的人文情怀。不过,卢禹舜绘画作品最有特色的还在于“卢禹舜先生绘画作品的图形语言特点表现为山水与花鸟、人物的融合。”“在崭新语境下对传统文人画进行了适合时代发展需要的转化与提升。使其作品体现出强烈的‘现代性’。”(程辉语)即“他在作品中经常出现山林云雾、幽谷鸣泉、亭台楼阁、修木幽篁、扁舟河岸、蔬果花卉、高仕裸女等具有亲和感的图式符号,形成了精神家园与田园蔬果两大系列,让人在观赏中亲切感受到山水的质朴、宁静、平淡与自然。”(万新华语)笔者认为,在传统山水画的意象、意境中植入符号式的图像,是卢禹舜探索传统水墨画如何获得当代性方式的一种新路径。

    值得注意的是,在卢禹舜所走访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系列写生中也或多或少地使用了一些图像符号的植入因素,比如,自由穿插其间的“树”就是作为一种自然符号、一种非特定的环境因素运用其间,然而他没有一味孤立地显示他画树的本领,而是更多地留意树和建筑之间相互映衬的协调关系。无论树在画中占据多大的面积,它都没有给人以喧宾夺主之感。再比如,在陌生题材中营构“异域的新境”,在写意体系中植入写实性语言,以完成对欧洲建筑、街道及环境的叙事。卢禹舜的超凡之处在于,他未将自己的写生仅仅停留在视觉猎奇的层面,而是将其引入对欧洲文化的研究、考察与反思状态中。

    水天中先生认为:“有的评论家赞美卢禹舜,似乎是因为他与中国画的革新浪潮划清了界限,洁身自好地站在当代文化潮流之外。但我却觉得卢禹舜的意义恰在传统山水画基础上的突破和创新,在于他作品的现代性。至于他是否完美地或者不堪完美地继承了传统技法,并不重要。”其实,在笔者看来,当代艺术如同观念容器,强调观众的参与,不全是给予观众以作者的意图,而是观众为作品赋予了什么。当观众无法获得其作品的当代趣味的话,艺术家的当代表达肯定是不成功的。而卢禹舜在山水画意象中植入图像符号,则是一种有效而成功的水墨画当代新方式,它对水墨画的当代转型探索提供了一种启迪、一种路径。

相关文章: